懷舊遊戲紀行(一)電玩歷史博物館2013年展覽回顧

電玩遊戲雖然是一項單純的消費性娛樂產物,但它同時也可以是一種藝術的複合表現形式,以及歷史軌跡、社會現象與文化思維的載體,因此在電玩產業多年的發展之下,電玩歷史與文化的研究,也逐漸成為一門學問。

有鑑於此,近年在許多國家都陸續有「電玩博物館」或類似的保存機構成立,使電玩相關的文史資料能夠有著妥善保存與公開展示的空間,一方面可以讓大眾更加認識電玩的發展歷程,一方面也可以為深度研究者提供近距離接觸史料的機會。

在今年四月,又有一家新的電玩博物館開幕,那就是位在美國德州的「National Videogame Museum」(以下簡稱 NVM)。

雖然 NVM 不是美國第一個電玩博物館,不過它的展示規模、館藏數量以及物品的珍稀度,絕對是讓人嘆為觀止的程度,因此在美國的懷舊玩家社群間引起許多注目和討論,也可以預期它將會成為往後許多遊戲愛好者們嚮往的聖地。

圖片來源:NVM官網 http://www.nvmusa.org/

我目前還沒有機會實際造訪 NVM,不過在 NVM 找到定點正式開館之前,背後的團隊自多年前開始,就以「Videogame History Museum」的名號,在 E3、PAX 等大型遊戲盛會中展出他們的部分收藏品,而個人也很幸運的在 2013 年至 2015 年三年間,於 GDC(遊戲開發者大會)期間,有機會見識到 Videogame History Museum 展覽。

本系列文章呢,就是要帶大家來回顧這三年 Videogame History Museum 的展出內容。雖然規模跟數量無法與現在的 NVM 相比,擺設方式也比較陽春,但 Videogame History Museum 展出的項目有著明確的主題性,亦不吝於擺出各種珍稀物品,可以說是精華式的重點出擊!

在 2013 年的展示中,第一個吸引我目光的是這個 ATARI 2600 的情境區。ATARI 2600 的歷史性自不用多說,搭配的還是超古典的木質外框老電視,甚至電視機上還堆放著幾片黑膠唱片,坐在這沙發上,馬上有種身處於 70、80 年代的時光錯置感。

 

桌上散放著一些 ATARI 2600 的遊戲卡匣與遊戲攻略本,看看這本《How to win at E.T. The Video Game》(笑)。

別傻了,光買了這遊戲你就注定是輸家啊,How To Win?

在這個 ATARI 2600 家庭遊戲情境區的對面是一個玻璃展示櫃,展示與 ATARI 相關的物品,包含一些未上市機種的原型機,以及當時的電玩競賽相關獎座。

從未上市的 ATARI「Game Brain」主機。這台主機所提供的遊戲多半還是《Pong!》那樣的等級,據說只是意圖把沒賣出去的、只能遊玩單一遊戲的遊樂器晶片回收再利用的產物。

兩款不同顏色的 ATARI CX-2000 原型機。其實就是 ATARI 2600 的輕薄廉價化改版機(這種主機輕薄化的改版路線早在當年就有人試過了啊⋯⋯),但最後並沒有上市。

可以讓 ATARI 7800 變成一台電腦的外接鍵盤。在那個家用個人電腦與電視遊樂器的分界還沒有那麼明確的時代,當年各種遊樂器主機幾乎都會來這麼一招,不過成功者少,計畫喊停的多。

這裡混入了一個跟 ATARI 沒有任何關係的展示品:PS 射擊遊戲《幻世虛構 精靈機導彈》的「殺手提箱」組合!包含了遊戲片與金色 GunCon 光線槍、金色記憶卡,這是用來贈送給比賽獲勝者和部分業界關係人士的非賣品,總生產數量低於 50 組,在網路拍賣市場的價格要美金三千元起跳,是公認最高價也最難擁有的 PS 遊戲!

再一個與 ATARI 無關的展示品,X-Band 原型卡匣與鍵盤。X-Band 是電話線時代的連線對戰服務,SNES 和 Genesis 都有推出,SS 的網路連線對戰也是基於 X-Band 架構,這裡展出的試作原型機應該是 MD 版,而用來打字交談的鍵盤最後則取消上市。

說到 SEGA 主機,就一定要看另外一側的展示櫃,以 SEGA 系主機與周邊為主題!

不過這裡展示的就多半是有上市的產品,會較少見的原因多半是地區限定的關係,例如給《電腦戰機》用的 Twin Stick,在日本或台灣算是相當常見,但沒有在歐美上市,對當地玩家來說就較為稀奇。

當然這裡面還是有相當具稀有性的東西,像是這台 Genesis(Mega Drive)暨 SEGA-CD 的開發機。

「Treamcast」是將 DC 主機與 LCD 螢幕一體化的香港/中國製山寨主機,概念大概是源自 PSone 主機與其專用的 LCD 螢幕。

比較有趣的是,它並非獨立製作的相容機型,而是正規的 DC 主機基板加上魔改過的 BIOS 與自製的外殼,除了稍小的體積和內建(品質不是很好的)螢幕讓它便於攜帶到有電源的地方遊玩外,可以讀取全部區碼的遊戲片和燒錄片也是這台主機的特點。

雖然是 DC 主機停產後,第三方廠商大量收購中古機然後再生出來的產物,但在法律上還是吃了 SEGA 的警告,因此市面上流通的 Treamcast 數量並不多,也成了 DC 愛好者收藏的目標。

SEGA MD / Genesis 的光碟擴充設備 MEGA-CD / SEGA-CD 除了強化遊戲表現之外,也還有透過多媒體功能吃下一點影音家電市場的野心,加上這個卡啦 OK 擴充設備,就可以讓 MEGA-CD 變成一台卡啦 OK 機器。

而且它不需要專用的軟體,只要使用一般 CD+G 格式的伴唱光碟即可,如果懂得自製 CD+G 格式的光碟,那麼想用 MEGA-CD 來唱今日的流行歌也絕對沒問題!

SEGA CDX,結合了 Genesis、SEGA-CD 與 CD 隨身聽於一身的瘋狂產物⋯⋯。這東西當年本來就是走少量販售的高價路線,現在的價格又更加可怕了。

傳說中的機種出現了,SEGA Neptune!當年 SEGA 以行星名稱做為硬體開發代號,代號 Mars(火星)的研發計畫產品是 Genesis/MD 的硬體擴充設備 32X,代號 Saturn(土星)的是家用主機的正統後繼者 SEGA SATURN,而代號 Neptune(海王星)的這台主機,則是企圖將 Genesis 與 32X 合為一體的新款 Genesis 主機。

但是因為 32X 表現不佳,SS 也比預計的早推上北美市場,所以 Neptune 主機的發售計畫就中止了。

至於這邊這台 Neptune 是真的可以運行遊戲的原型機,還是單純用來展示的空殼機呢?答案有點曖昧不明啊。

32X、Saturn 跟 Neptune 是具有一定脈絡的開發計畫,但因為早期網路資訊充滿許多缺乏查證的臆測,使得部分玩家對於 32X 與 Satrun 之間的關係有著「美國 SEGA 開發 32X 時,日本 SEGA 在開發 Saturn、雙方不知道彼此研發動向導致後來產品相撞」的誤解。

再順道一提,世界觀與人物設定影射電玩遊戲業界的《戰機少女》系列遊戲,裡面的主角「ネプテューヌ」的命名可能就是從這個 Neptune 而來。

在展場的中間是遊戲的周邊精品展示區,同樣是以 SEGA 和 ATARI 的產物為主,比例上是 SEGA 為重!來看看這裡又有哪些東西吧!

老式的紙盒裝遊戲、《音速小子大冒險 DX》與《力量之石》的立牌,還有《音速小子 3》的 T-shirt 以及《飛天幽夢》圖案,不大確定這是 T-shirt 還是掛布的布製品。

印有 Dreamcast 字樣的英超「兵工廠隊」客場球衣。1999-2001 年間 SEGA 是兵工廠隊最主要的贊助商,因此球衣前方印有 Dreamcast 或 SEGA 字樣。當時兵工廠隊戰績極佳,這款樣式的球衣台灣也有店家引進來賣呢。

《VR快打》的金黃色夾克,是 SS 版上市時舉辦的比賽活動獎品。

多個世代的 SEGA 遊戲相關精品與促銷贈品。

如果你當年戴著這隻《音速小子》遊戲錶到學校,一定會變成班上最拉風的小朋友!(前提是你們班上沒有人帶 Gameboy 或 Game Gear 到學校。)

音速小子的一系列臂章,以及數款遊戲的 Prototype。

《Propeller Arena》實體片!這是遊戲製作完成時,剛好碰上 911 事件而遭取消上市的對戰飛行射擊遊戲,堪稱 DC 平台最為可惜的歹命傑作。其實這款遊戲的玩法雖然單純但並不會過時,做為數位下載型遊戲販售相當合適,911 都過這麼久了,快點把它 HD 化重新推出吧,SEGA?

《VR賽車》的 Prototype 卡帶,這是 MD/Genesis 遊戲中唯一一款採用 SVP 晶片以達到 3D 多邊形運算的遊戲。

各種奇怪的周邊機器。兒童互動學習機「Pico」、聲光玩具「Pods」、甚至遊戲卡匣手把專用收藏箱。最後是用紅外線偵測、比 Kinect 更早提出全身控概念的「Activator」,其實它的概念或技術層面都很OK,就是應用層面出了根本的問題⋯⋯。

DC 束口袋、《太空頻道 5 號》的便當盒、音速小子的宴會旗幟。

偏早期的遊戲臂章、胸針、貼紙等等。

這裡還有一台「IR 7000」!這該說是功能很高階的計算機,或者功能很低階的 PDA?除了基本的計算、行事曆與電話簿功能外,最主要的特點是還具有紅外線傳輸能力,可以用來進行文字交談及簡易的對戰遊戲。

 

其中電話簿與遊戲角色有似顏繪功能,最早的「哈電族隨身卡」中的電話簿似顏繪功能,應該就是從這邊模仿來的。不過這台 IR 7000 只是 SEGA 從 CASIO 那邊買來貼牌的機器,CASIO 則推出過更多相似系統的機型。

然後這個超酷的啊!SS 遊戲程式編撰的教學錄影帶與講義!我有大致翻一下,裡面對於 SS 的硬體能力講解得滿詳細的,程式與圖學底子不夠,講到複雜一點的技術時還真的看不大懂(抓頭)。

《歡樂森巴》的沙鈴控制器,上面還有兩個 80 年代的思樂冰杯子,印有 SEGA 遊戲的圖案。就連思樂冰杯這種東西,都有人把它好好保存了差不多 30 年,想想也還滿神奇的。

SMS 主機的軌跡球與 3D 立體眼鏡。

再來是 ATARI 系的別針胸章,美國人非常吃胸章這一套,時至今日胸章依然是 GDC 之類的場合內最容易常見的贈品,在會場內也常常可以看到背包或背帶部分釘滿胸章的人。

更多的胸針及其他宣傳精品。

在這個區域兩側的柱子後面,還有幾台主機的展示。這台狗屋造型的「Puppy Pong」其實玩的遊戲依然是《Pong!》,做成這樣主要是想放在兒童診所之類的地方,以較親近的方式讓小朋友玩。

「Dr. Pong」,嗯,大概是這樣造型比較典雅,適合給博士玩吧。(唬爛)

由富士推出的 DC 主機內嵌電視「CX-1」,整套 CX-1 還包含了鍵盤與 Dream Eye 視訊鏡頭,除了可以玩 DC 遊戲外,主打簡易的上網與視訊通話機能,可以感覺到從造型到功能層面都是以滿足某種「未來想像」為出發點的產品。

從背面看 CX-1,造型像水滴、外星人還是音速小子?

在 CD-1 主機旁的是 DC 的開發機 HKT-01。

DC 手把與其基板。

再來就是中央的主機遊玩區啦!這裡的主題依然是 SEGA!

對北美玩家來說,SEGA 的家用主機是從 SEGA Master System 才開始的。SG-1000、SG-1000II 跟 SEGA Mark-3 都沒有在美國上市。不過 SMS 並沒有特別受到北美市場的青睞,反而是在歐洲與南美市場意外的受到歡迎。

為 SEGA 在美國奠定重要地位的 Genesis(還有不怎麼成功的 SEGA-CD)。正在玩的遊戲是麥克傑克森主演的《外星戰將》!

 

其實就最初的概念想法來說,32X 並不是個壞主意,但是在執行層面發生的各種嚴重問題,可以說它為 SEGA 在家用主機上的往後發展造成了相當負面的影響。

在台灣應該不常見的小型化改款主機「Genesis 3」。Genesis 主機可以再戰十年沒問題!

對面擺放的主機是 SEGA SATURN、Dreamcast 與 Game Gear。北美版 SS 有著造型稜角化的手把和不便於收藏或攜帶的長型遊戲光碟盒,不過其實這個手把拿起來也沒想像中那麼不舒服,反倒是按鍵方面,不論是圓盤十字鍵或者 LR 鍵的操作感都明顯比日版手把來得差。

DC 跟 GG 主機是非常常見的主機,北美版的造型和日本版也沒有不同,拍照時就略過了,還是來看些比較少見的吧!

NOMAD!這是攜帶版的 Genesis,可以直接吃 Genesis 卡匣,大小跟 Game Gear 差不多但是又更厚一些,電池盒是採外掛型式。

NOMAD 螢幕的清晰度則略優於 Game Gear,但多少還是會有殘影與模糊,而且耗電量一樣可怕,跟今日的行動裝置螢幕完全不能比啦。

最旁邊亂入了一台跟 SEGA 沒關係的「Vectrex」主機,這是螢幕與主機一體化的向量畫面遊戲機,在日本由 BANDAI 發行時改名叫「光速船」。雖然畫面只能用向量白線構成,但可以做到當時其他 2D 遊樂器做不到的向量 3D 運算,再加上畫面的溢光與殘影,其實可以表現出滿炫的視覺效果。

這台 Vectrex 還是 Made In Taiwan 呢!

再來是最內側靠牆的大型電玩區,擺放了數台大型電玩遊戲可免費遊玩。這裡的機台我就不一一拍照了,僅挑幾台比較特別的。

《無敵破壞王》的原型、馬力歐的出道作品──《大金剛》!一早來到這展場時,遊戲畫面還是錯亂的,之後才修理好。

《無敵破壞王》片中「某個角色」的命名典故由來或許就是這款《Turbo》?

來看看當年的豪華遊戲座艙,有獨立的 LED 分數表、排行榜,轉速與時數表也是真的有作用的。

很酷炫的《電子世界爭霸戰》機台!

《太空隕石》,雖然照片拍不大出來,不過這款遊戲一樣是利用螢幕的殘影和溢光達到現今 LCD 螢幕時代已經看不到的特殊視覺效果。

最邊邊還有 SS 店頭展示框體,不過並沒有放電視在裡面,只能看看外型。

Genesis 的展示框體,反過來是有放電視但沒放主機,保存狀況看來也不是很好。

最後是 SEGA 的遊戲情境區,不過因為 SEGA 主機在主機遊玩區都有擺出來玩了,所以這裡並沒有擺放遊戲主機,只是在電視上連續播放 SEGA 過往的主機與遊戲廣告。

主要營造 SEGA 情境的,就是一整桌的 SEGA 系遊戲雜誌!

牆上貼著《噴射廣播電台》的海報!

這次的展覽以 SEGA 為主、ATARI 為次,其他家電玩廠商的東西不多,不過如果您是任天堂迷的話,請別錯過下一篇,也就是 2014 年的 Videogame History Museum 出展紀錄!

整個展出的概況大致上就是這樣,看得出來 Videogame History Museum 的工作人員是真的有愛與用心的在保存、展示這些遊戲文物。

說實在的這真是個意外的驚喜,能夠在這次 GDC 與這些寶物不期而遇,簡直是讓我飛躍起來啦!由於過往 Videogame History Museum 都是在 E3 或者 PAX 這類商業展或玩家聚會展出現,而這次他們將足跡涉入到遊戲開發者導向的專業會議 GDC,或許也帶有著更深刻的意義。

對現在的遊戲開發者來說,這些老遊戲不應該只被當作過時或落伍的產物看待,而可以從中學習到許多實質的經驗與智慧的累積,還有那種試圖於有限創造無限、於現在創造未來的精神。

甚至,這個展會出現在這裡,或許還有一層意義是,想跟許多現今的遊戲開發者說,還記得當初在遊戲中獲得的樂趣與感動、以及決定做遊戲的初衷嗎?

你是否能用現在手中所製作出來的遊戲,無愧的面對那些曾在你生命中留下深刻軌跡的、過往的遊戲們呢?

WELCOME TO WARP ZONE!
懷舊遊戲紀行(二)電玩歷史博物館2014年展覽回顧
懷舊遊戲紀行(三)電玩歷史博物館2015年展覽回顧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