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解析!恐怖的瀛寰一族?(下)

續前篇《全面解析!恐怖的瀛寰一族?(上)》中談到的四本讀者文摘的恐怖大書,不論事件真假,至少編撰時堅守一定的原則和底線;但接下來這兩本,就開始從離奇逐步踏進匪夷所思的領域了。

世界之謎

信華出版社
1987年9月

w01

首先,光是這本書的真正來歷就是個謎。由出版資訊來看是台灣出版品沒錯,但經歷了那年代的讀者都知道,不可能那麼簡單。

直排右翻固然是中文特色,但日文書也是如此。從大量選用的日本靈異照片、「地縛靈」等名詞、編排敘述的風格,以及該年代台灣普遍的出版風氣來看,幾乎可以直接斷定這就是日本書,至於是哪一本,還得想辦法比對。

《世界之謎》完全不走讀者文摘那派嚴謹描述的路數,它就是想要嚇人。書中所謂的現實,只是用來讓怪奇有真實氣氛的工具。即便書中真的有記者到埃及金字塔去採訪拍照,目的也只是要襯托後頭大篇幅的陰謀想像,像是超古代文明、外星人,甚至共濟會等等。

上述這三者(再加上卡巴拉、諾斯特拉達姆斯等)反覆出現在全書各種謎團中,不管是金字塔的構造、印度古城摩亨鳩達羅的核爆遺跡,或者希特勒的帝國、莫札特的短命,都和它們的陰謀脫不了關係。

在這個由超自然和秘密組織掌握的世界中,希特勒的崛起與他在預言中的地位脫不了關係,而納粹的美學則變成一種真正與惡魔相連的邪教儀式,而這一切都只是為了讓末日成真的步驟。至於蘇聯,則變成了一個仍有拉斯普京化身和魔女四處橫行的超巨大神祕組織,各種結合了精神力和科學的軍事研究,都瞄著鐵幕外的國家虎視眈眈。

其中最離奇的,莫過於某位西方記者在蘇聯太空人訓練場的見聞──他親眼目睹蘇聯藉由催眠太空人來進行無重力狀態訓練,但不是進入想像無重力的精神狀態,而是催眠之後就可以無視重力地漂浮於空中,而且還有照片為證!

《世界之謎》的未知中,潛藏著操控世界的各種神祕力量,與其連結的人不只能改變自己,甚至能改變我們接近末日的真實世界──整本書眾多驚悚離奇的內容與插圖(獨立於文章外,另外散布玄秘氣息),都可以用這樣的想法一以貫之。它提倡的是一整套截然不同的、有著美蘇冷戰與核彈為佐證的終末世界觀,閱讀時的不安或許更多來自於此。

寰海探奇

將門文物
出版日期:1986年哈雷彗星來臨前夕

u01

《世界之謎》或許匪夷所思,但要論怪中之怪,還是比不上真正莫名其妙的《寰海探奇》。

《寰海探奇》與其說離奇,不如說是亂來。一開始它還算有模有樣地,介紹宇宙太陽系的基礎知識,可是才到第18頁就不對勁了。文章中補充的小資訊,介紹「會隱身的蛞蝓」。等等,不是在探討宇宙嗎?為什麼會有蛞蝓?而且還是會靠心靈感應,從河的此岸穿越到對岸的超自然蛞蝓?

先不管蛞蝓,接下來繼續談天文,講通古斯大爆炸也算合理。可是,那張配圖有問題。這個問題,可能要小時候看過那種「大山書店」或「世一書局」的超自然小書才會發覺──那張大爆炸的圖,從畫工看就是那種小書裡才有的恐怖插畫啊!

這種盜圖行為到了後面進入海洋生物(旋即講起海怪)篇章的時候,還會變本加厲。每一張怪獸的插畫都是從那類小書剪來的,連內容也是抄過來的──那種日本出版的世界怪獸祕聞,有一種獨特的敘事方式,會用一種彷彿身歷其境的筆調,描寫聽說的怪獸消息,而《寰海探奇》到了講怪獸時,就是照著那風格重寫的。

在這些拼拼湊湊的內容中,還插入了幾條本土謎團。例如〈台灣的「亞深羅蘋」〉講的是一個叫做高金鐘的飛賊,一個月內被台北地方法院先後判處有期徒刑十餘年,但每次入獄不久就逃逸無蹤,甚至還偷了獄警的手槍。還有一件講的是轉世投胎:一個叫做「田三牛」的男子死了之後,一醒來發現自己成了一個叫「張生有」的初生嬰兒,一開口自然就嚇壞了張家大小。

於是整本《寰海搜奇》呈現一種詭異的錯亂──在一本走《瀛寰搜奇》風的大書裡,講一講科學新知,忽然開始亂插神秘事件,文筆一下走讀者文摘風,一下走日本怪奇風,偶爾還加點自製內容;圖片有些是《古文明之謎》書裡的照片,有些是日本怪奇插畫,甚至到某些地方,還會出現粗劣的鉛筆素描,像是臨時補上的。順帶一提,令許多人難忘的西藏天葬照片,就是出自本書;不過那些割肉搗肉的照片上,都有十字摺痕以及直接印在圖上的圖說,或許可以合理推測,這又是從某本不知名的書或雜誌上剪來的照片。

到底這本書是抱著什麼樣的想法編出來的?怎麼會編出一本這麼龐大,又這麼隨便而莫名其妙的書?從那刻意模仿《瀛寰搜奇》的前言中我看不出所以然,只能猜測它深受《瀛寰搜奇》影響──連扉頁那句「天下之大無奇不有,奇人奇物奇事奇情」,也只是把《瀛寰搜奇》的題詞倒過來貼上而已。我唯一能確定的是,這本書比它裡頭寫的任何事,都還要來得離奇。

後記

背著五六本磚頭般的恐怖大書來回各圖書館,如果那時有誰替我拍張照,背上累積的超自然重量,搞不好都能顯現什麼白影了。

沒想到小時候怕這些怕得要死的我,居然為了回憶,而主動把它們全揹回家重讀一遍,但其實已沒什麼好怕了。或許是知識與思考的功勞,但也可能是現實與壓力的錯,讓你就算知道世界還有奇妙之處,也已無暇、無力去恐懼。

回頭擁抱小時候令人不敢闔眼的故事,除了懷念也是種提醒──不論如何都別拋棄天真的好奇,也別失去朝未知前進的動力。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