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身核戰末日,依舊貫徹自我的動畫名導押井守

日本知名導演押井守(Mamoru Oshii)以其深刻、厚重的作風及政治、哲學思索探討,在科幻動畫領域的成就與知名度,多年來早已超出一般動畫導演所能達到的程度,其功力在《攻殼機動隊》、《機動警察Patlabor》等作品中展現無遺,也廣泛受到國際影壇及觀眾的肯定。(雖然在真人電影的編導上,觀眾與業界的看法就稍有⋯⋯嗯,分歧。)

過去曾聲言「工作之餘絕不碰電腦」的日本導演押井守,近年往往沉浸一個遊戲達數百小時,對遊戲及電影兩種藝術、娛樂形式的消長也頗有感觸。

儘管因為題材及敘事手法的差異,押井並不像宮崎駿一般廣受大眾喜愛,也不像庵野秀明擅於創造「大破大立」式的話題旋風,但他身為日本動畫界一方山頭的地位 ,則是無庸置疑的。

另一方面,押井向來享有「原作破壞者」的名聲,這源自於他擅長在改編動畫作品中置入自身的命題,雖然就結果呈現來說,這都讓經過改編的作品更加完整、豐富,但也曾因此引起原作者的不悅;此外,在個人風格上,押井的行事風格也十分高壓,與合作伙伴衝突、吵架的業界傳聞始終不斷。

那麼這樣一位風格鮮明、特立獨行的電影導演,如果接觸了開放世界(Open World)遊戲,會發生什麼事呢?

《異塵餘生4》作為單機遊戲最大的樂趣之一,就是透過模組(Mod)系統幾乎可以無限制地擴展內容,Mod玩家往往到最後都會認不出自己在玩什麼;圖為作者的遊戲畫面。

筆者直到最近,才知道押井守曾經玩過PS4版的《異塵餘生4》(Fallout 4),並把他從開場玩到幾百級的過程,連載在網路上。就像他執導過的電影一樣,他的玩法也非常有「個人風格」。以下的敘述,多半需要讀者接觸過《異塵餘生》系列,甚至玩過本作(四代),才能體會其有趣微妙之處,在此先向不熟悉這部遊戲的讀者致歉。

遊戲一開始,押井就為自己的遊戲角色定下了基本規則。首先,他絕不涉入遊戲中出現的各種組織及派系,同時,自己的夥伴只限於遊戲中的一隻狗「狗肉」(後來這條原則被放棄)。絕不利用可複製道具之類的密技、Bug;不使用可讓角色能力暫時上升的藥品、酒類道具;除了對在遊戲開場時殺掉伴侶的犯人復仇之外,不走主線劇情,也不去尋找被綁架的兒子(「是我兒子的話應該能自己活下去,要是為非作歹就一槍斃了他」);基本上無視劇情進程,只靠殺戮與掠奪來自力更生;當然,也放棄遊戲中比重頗大的建築要素,不建設據點。

押井守的遊戲截圖,在他的角色身後像兵馬俑一樣整齊排列的,是他擄獲的動力裝甲(PA)。

簡單來說就是:在核戰末日後的波士頓流浪,半路上只要遇到看不順眼的就開槍,一路撿垃圾、殺怪、殺掠奪者,拾荒營生。由於這些「自我設定」,押井在遊戲時間超過100小時之後,等級也才達到17級而已。在這頭100個小時當中,押井以化身獨行邪惡拾荒者為樂,在殺死交戰對象之後一定會把屍體剝到只剩一條內褲,靠變賣戰利品的微薄收入營生。

押井十分痛恨劇情中盤登場的勢力「鋼鐵兄弟會」(BOS),在與他們初步接觸之後,押井認為以嚴謹軍隊組織自居的BOS,是跟大日本帝國陸軍一樣指揮無能的法西斯、自我優越感爆炸的布爾什維克末裔。他不但拒絕加入,還跟BOS打起「一人游擊戰」——每到夜間,就開潛行跟狙擊,獵殺落單的BOS小隊,再把擄獲的幾百台動力裝甲(Power Armor,PA)開回據點當作戰利品展示,其數量之多,多到讓PS4開始掉格,玩到後來累積了近五百台PA,可以從庇護山莊沿路排到康科德。

原本只打算一人一狗走天涯的押井,也在遊戲中面臨為了私情而改變原則的時刻⋯⋯。

這時押井已經從混亂邪惡拾荒者升級成孤狼恐怖份子,在享受以少勝多的游擊戰術快感之餘,也感嘆頗有威容的BOS雖然金玉其外,其實戰術僵化不知變通,簡直差堪比擬越戰中的美軍或阿富汗戰爭中的蘇聯軍。附帶一提,他在獵殺隨伴BOS小隊的軍犬時會有強烈的不適感。

儘管在開場時押井聲明不加入任何勢力,但為了強化防具技能,只好勉為其難替遊戲中以解放合成人為宗旨的地下組織「鐵路」跑腿。而在與遊戲中登場的女性夥伴之一,有毒癮的凱特相遇後,押井不但「修改」了自己不與他人密切來往的原則,還特地弄來乾淨洋裝跟高跟鞋給她穿(出游擊戰任務時則換上較為適合戰鬥的服裝),順便在既有的據點中蓋起一間相當溫馨的「愛的小窩」安全屋。

孤狼恐怖份子的鐵漢柔情。特意在核戰後的廢土弄來乾淨服裝給在秘密居所中同起居的女性同伴的押井——實在很難令人不聯想到《攻殼機動隊》中的巴特。

可能是因為對外骨骼式個人裝甲(參考《人狼》、《犬狼傳說》系列)及重型槍械的熱愛,押井對遊戲中的PA情有獨鍾,但相較之下,押井就非常討厭機器人(還有巨大機器人,以及遊戲中唯一擁有巨大機器人的勢力鋼鐵兄弟會),當解完《機械大師》DLC的固有任務之後,就把愛達(機器人同伴)冷凍在據點,當然也就一台機器人都沒建造。

因為押井會(帶有強迫症意味地)把擄獲的PA都維修到最佳狀態才入庫陳列,所以資源緊迫,只好違背初心開始經營據點,並為了購買PA零件,勉為其難耐著性子跟他非常不欣賞其風格,但擅長改裝動力裝甲的遊戲內幫派「原子貓」(Atom Cat)打交道。

被迫開始經營據點的押井,原本想趁機實施「庇護山莊電氣化計畫」或「BOS戰略村(越戰梗)」、「學院逃亡追獵者隱蔽村」之類的「都市計畫」,但在收集了一大堆相關服裝之後,因為NPC居民太會抱怨或太有氣無力,又迫於個人原則不能使用各種模組(Mod)改善,這些「改建」計畫都無疾而終,最後實現的只有把某個據點改造成「波士頓紅襪隊二軍宿舍」——該農場的所有居民穿著紅襪隊制服與打者頭盔,拿著死打棒衝向入侵的掠奪者們,大規模圍毆他們的場面,據說十分壯觀。

「波士頓紅襪隊二軍宿舍」示意圖。

隨著等級提高到可以進入《核子世界》(Nuka World)DLC,押井的腳步也踏入這個後末日遊樂園廢墟。然而不願意受制於組織的他,當然也不可能有興趣成為掠奪者幫派的大頭目。在發現自己接到的幫派任務是毫無美學可言的純暗殺(押井將自己與BOS的敵對行為嚴格定義為「戰爭」)之後,他便大開殺戒把所有掠奪者都殺光——但跟弟子幫的蒙面瘋狂女殺手尼夏倒有點惺惺相惜。由於對幾乎空無一人的遊樂園再也提不起興趣,押井扛著大量的核子世界「紀念品」回到聯邦廢土,也不曾再踏入核子世界一步。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痛恨狂信者的押井,一上遠港島(Far Harbor),就把原子教徒的聖殿用核彈炸掉了;而諷刺現實中某個新興宗教的的「賀伯基」教徒,也被押井全數殲滅。到了《Far Harbor》DLC推出時,押井感覺到他在遊戲中已經無法再找到類似於「主題」的東西,熱情逐漸熄滅,意興闌珊,他的《異塵餘生4》之旅也就暫時告一段落了。當然,他沒有像一般玩家完成主線劇情,也幾乎沒有興趣這麼做。(至少在這個角色的遊戲週回內是如此)

押井在《異塵餘生4》中的化身「犬丸」先生。即使在開放世界RPG當中,押井依然非常堅持要扮演「自己」。

讀到這裡,如果你跟筆者一樣是對押井作品相當熟悉的人,是不是也看出了某些押井作品中不變的主題呢?一般人是在遊戲中開展新的人生體驗,這人根本就是把自己的人生(跟自我)強加在遊戲上,還玩得非常開心。果然擅長說故事的人,也會擅長把別人說的故事變成自己的形狀。

附帶一提,押井的遊戲角色命名為「犬丸」(いぬまる)

日文閱讀無礙的讀者,可在此參考押井的遊戲過程第一手自述:「押井守の『Fallout 4』通信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