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天外魔境》中的「偽日本」嗎?

每當談及「香港人、臺灣人是否是中國人?」這個問題時,總會有人拉上「在西方人眼中我們全部都是Chinese」這個說法。

身為一個讀歷史的人,自然地,我可以指出,其實這種粗糙歸類是很常見的。例如在中世紀的中東,會把所有歐洲人——不管你是住在法國的基督徒,還是住在波蘭的基督徒,都稱之為「法蘭克人」;而早期的中世紀名著《Tirant Lo Blanc》裡,他們也把所有的穆斯林稱之為「摩爾人」。其實即使到今天,我們也有很多人連瑞士和瑞典都分不清。

至於我之前看過一本關於奧地利的書,作者說到,有個奧地利阿婆,把整個亞洲看成同一個國家,責問他這個亞洲人「你們亞洲人為何都吃狗肉?」

而我們看到《天外魔境》這遊戲時,是否有想過,原來這遊戲的主題,正是這種外人對異文化的草率印象?乍看之下,只覺得《天外魔境》是普通的日本古裝劇,不就是日本古裝遊戲?跟我們的武俠、三國一樣吧?

那是因為,我們對於日本文化的理解不夠深入⋯⋯一個日本人看這個遊戲的世界觀,倒會有種奇妙的不協調感。它就像老外把武俠片裡穿夜行衣的刺客,一律說成是「忍者」一樣。你第一個反應也會是:雖然他們很像忍者,但不是忍者吧。

《天外魔境》的主題,正是「誤解下的遠東」。它將所有西方人對日本和遠東文化的粗糙印象、偏見與誤解,全部都收集起來,再把它當成遊戲的背景設定。你甚至可以把這款遊戲看成是:針對外國人對亞洲文化粗淺理解的諷刺。

從名字開始已經這樣了。《天外魔境》中的日本叫作「Jipang」(ジパング),是馬可波羅筆下日本的名字。遊戲中的東西,看起來也全都很奇怪。在遊戲裡,你幾乎可以找到所有「像日本」的東西,但另一方面,真實日本的元素倒是儘可能被清除了——遊戲中如果有忍者,就絕對不像真實日本的忍者;有武士,也絕不像真實日本的武士。

西方人老覺得日本的忍者武功很好,而且會「召喚青蛙」?那他就會召喚青蛙。而且穿著五顏六色,非常顯眼,絕不會像個真正的忍者一般隱藏自己。而且遊戲中的日本和歷史上的日本相反,完全沒有經歷鎖國政策,反而和全世界有所交流。

這種做法甚至落實到,遊戲團隊聲稱:《天外魔境》的故事,是由1800年一個叫作「P.H. Chada博士」的西方人創作出來,以遠東為背景的小說。然而這位博士的照片,怎麼看都是馬克思(或佛洛依德)。他們就是想強調那個「西方人誤解」的元素,還怕你不知道。

《天外魔境》發展到了第四代,卻倒轉方向,開起自己玩笑了。遊戲的背景走向了美國,而這次卻顛倒過來以「日本人對美國的誤解」為發揮——以為美國人人都是胖子,個個金髮碧眼,人人都是一副鄉下土豪的樣子,每個人都是西部牛仔。結果美國人倒是玩得很快樂。

其實文化誤解這件事,東西方皆然。這件事在日本人身上,會變成創作的材料,而去到我們身上時,卻會被拿去作為質疑人類有選擇自己身份、認同自由的理據。大家的社會文明程度,也許真的有相當的分別吧。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