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畫裡的世代之爭——《校園烏托邦 學美向前衝!》

 

(本文寫作於 2015 年 1 月 15 日)

近年不論是香港還是台灣的政論文章,都流行討論「世代之爭」這一詞彙。

所謂的世代之爭,簡而言之,就是形容在不同的政治議題裡,抱持著正反立場的兩派人,均是分別由「年青一代」或是「成年人」作為代表。近年台灣最著名的例子,就當然要數到去年為阻止「服貿」被強行通過,而發動的「太陽花學運」了。至於香港,自 2012 年那一連串由學生組織策劃的「反國教」運動,以至去年的「雨傘革命」,都是些具代表性的「世代之爭」例子。

一般而言,一個因政治議題而產生的爭論,所衍生的不是各個抱持不同立場的意見群體間的衝突,就是人民與政府間的對抗。像這樣單純把一場政治運動中對立的雙方,概括成「年輕人」跟「成年人」這兩派,其實也可說是個相當奇怪的分類。

但可悲的是,這正是因為不論香港還是台灣,都出現了「成年人」因其既得利益而變得只會擁護建制,相反地沒有包袱的年輕人,反倒更敢於為社會上的不公義發聲和作出行動,所以才會令這種「奇怪」的世代之爭狀況,頻頻於港台兩地出現吧。

像這種「年輕人 vs 成年人」的抗爭情景,讓我想起了一套名為《校園烏托邦 學美向前衝!》(がくえんゆーとぴあ まなびストレート!)的動畫。《學美向前衝!》是套於 2007 年播放,由 ufotable 製作的原創動畫。

ufotable 的官網,也推出《學美向前衝!》播映十週年紀念活動網頁,在2017年十月前將會按月更新。

雖然近年 ufotable 是以製作了改編自《空之境界》、《Fate/Zero》還有《Fate/stay night [Unlimited Blade Works]》等 TYPE-MOON 作品的動畫版而聞名動畫界,但當年的 ufotable 還是間相當熱衷於製作原創動畫的公司。這套《學美向前衝!》,正是 ufotable 製作《空之境界》前,最後一套全盤自家創作的動畫作品。

《學美向前衝!》的故事,發生於假想中的未來。

2035 年,日本的少子化問題日益嚴重,加上社會價值觀開始認為「升學不是唯一出路」,導致不少學校均在招生時遇上困難,面臨倒閉的危機——而主角們所身處的高中「聖櫻學園」也不例外。就在此時,主角天宮學美以轉校生的身份進入聖櫻學園,並在入學的第一天自薦為學生會長,期望能為這個死氣沈沈的校園帶來新氣象。

隨著故事的發展,聖櫻學園因招生不足的關係,面臨被迫和另一間大型學校合併的命運,每年一度的學園祭也將因此而被取消⋯⋯。

在這樣的情況下,學美就串聯學生會的成員,一同在校內發起一連串的運動,希望藉此能鼓勵學生們站出來,捍衛屬於自己的學園祭、改變理事會的決定——這樣的故事,不是很有「世代之爭」的味道嗎?

當然,學美一行人所追求的,不過是「希望學園祭能辦下去」這種小事,並不是要保家衛國的政治大事。相比起現實中一眾捨身投入學運的學生們,她們的所作所為當然不能同日而語了。但有趣的地方在於,《學美向前衝!》中主角們的行動信念,其實和現在推動學生們走上街頭的理由,也有幾分相似——《學美向前衝!》中,主角學美因經常搬家的關係而要不停轉校,這反倒讓她更珍惜校園裡的青春生活,還有同學間的友誼。學美正是不希望這些美好的價值,就這樣被時代所摧毀,所以才決定以學生會長的身份挺身而出;而港台兩地的學生,也不是因為想捍衛他們所成長和生活的地方裡的核心價值,所以才決意走上前線嗎?

《學美向前衝!》是套很好看的校園青春劇。故事主題其實也不可謂不沈重,但在編劇那歡樂而輕快的筆觸下,也成了一套讓觀眾能以輕鬆心情觀賞,同時也不失感動,甚至能有所反思的作品。

除此之外,角色的塑造也是《學美向前衝!》這套動畫的優勝之處,充滿個性亦別具特色的一票主角們除了讓人留下深刻印象外,動畫所描繪的,一眾主角在青春期中所遇到的挫折,以及隨之而獲得的成長,也是叫人感動的地方。當然,一套 2007 年的動畫,竟也能呼應今天的時代背景,這自然又是它另一個值得一看的原因了。

可惜,當你把今天對政治的思緒投射在這套動畫裡頭的話,大概就無法再以如此輕鬆的態度去觀賞它了。《學美向前衝!》的故事中,至少主角一方「對抗」的理事長也還是明事理的人。但放眼今天的香港社會,我們的特首卻是個把年輕一代當作敵人,並在施政報告的發表會中對其中的一群人加以點名批評。這樣的特首,實在叫我感到心寒。

我們這一代的香港人,也能像學美她們般「向前衝 GO!!」嗎?

附記
  • 《學美向前衝!》在製作上特別之處,在於 ufotable 並沒有為這套動畫安排一個特定的製作人擔當導演的角色,而是以集體名義進行創作。因此每集的《學美向前衝!》在演出上的風格,都會隨著負責的動畫家不同而產生極大的分別。這種富有實驗性卻又頗具品質的創作方法,是這套動畫的另一大看點。
  • 據說在動漫迷間廣傳的那句「野中藍好萌」,就是因這套動畫而出現。在野中藍某年來港,亦在現場親口以廣東話說出這句話後,這句話大概也成為了傳說了吧(?)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