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遊白書》的青春殘酷物語

變成大人後重新看《幽遊白書》,真的有很多新趣味呢。

《幽遊白書》演到魔界篇時,一直在各種小地方被隱性排擠的桑原,終於真的被劇情排擠出去了。當時的讀者們,其實心底多多少少也有種「啊,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的感覺,雖然說次元刀好好發展的話,應該還是可以強行彌補桑原沒有魔族血統的不足的,但富奸就是富奸,他很清楚硬要讓桑原加入魔界篇,只會讓他顯得更像外人而已。

人生到了某個階段,你自己的問題就只有自己能解決了。

在魔界篇之前,幽助和桑原多次為了對方可以犧牲自己、多次在對方生命有危險或真的犧牲、消逝時,憤怒到爆氣;可是到了幽助要去尋找「我到底是誰」這個重要的人生答案時,桑原不能再陪著他了。我想富奸會這麼安排,不只是戰鬥強度的問題而已,也是隱隱約約想表現:人生到了某個階段,你自己的問題就只有你自己能去解決了,年輕時多麼為你兩肋插刀的朋友,都不能再幫你了。

他們也有自己的人生要過。

其實仙水篇結尾,就已經註定會這樣了吧。第一次到魔界,桑原想的是「這什麼鬼地方,我們還是趕快離開吧?」,而幽助卻有留下來的念頭,甚至可說深受其吸引。這根本就是「即使是原本很要好的朋友,興趣和事業歧異後自動會走上不同道路、漸行漸遠」的血淋淋(?)現實人生啊。

要比喻的話,桑原和幽助就像國高中時常常一起打電子遊戲的朋友。他們一起反抗認為打電子遊戲=壞孩子的大人,一起參加了許多給業餘人士的電玩大賽,還屢屢奪冠,這之中當然也發生了許多無關電子遊戲的深刻友情互動;然而到了決定人生未來方向時,幽助說,他要去當職業電競選手或是投入電子遊戲產業(順道一提,他後來主導開發了一款很受歡迎的「主機」魔界武術大會),桑原則說,雖然他很喜歡打電玩,但他不想把以後的人生都投入這塊,於是兩個朋友所走的道路就此分岐了。(當然,要用年輕時一起寫同人小說、畫同人漫畫的朋友來比喻也很貼切,但我想了想,果然還是用電子遊戲比較符合這兩個人的形象。XD)

所以桑原就去考大學——回到他自己的人生正軌了;而幽助跑了魔界一趟,最後找到自由來往於兩個世界的生活方式。但即使幽助回到了人界,你還是可以發現,在最後的任務前,幽助要談正經事或心事時,找的會是藏馬。這不只是角色形象的原因而已(好吧,得說有藏馬可選時,我們都不會選桑原商量嚴肅的話題),也是因為藏馬是最接近他的處境的人了——「同時住在兩個世界的居民」。

這就跟長大後,比起住得很遠的青梅竹馬,在共同領域內的同行、或有共同興趣的社團同好,跟你才更能聊一樣啊。

而最後阻止靈界恐怖攻擊的任務,明顯就是一場讓早已經各奔東西的四人重新聚在一起的同學會。重溫大家一起為同一件事情而努力的感覺很美好,但同學會只是一時的,已經過去的青春可以被複習,但不會被復原。

所以說,單行本最後一集用四人合照——被定格的一刻青春,作為整部作品的句點,真是再適合也不過了。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