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國聯軍女王在九零年代的心跳聲,至今仍然響亮

許多人——而且想必只會更多不會少——對林憶蓮的印象都停留在《至少還有你》那個輕軟溫柔的形象。自然,《至少還有你》是首好歌,但對我來說,林憶蓮永遠是那個披著都市女性形象的敢愛敢恨 Dancing Queen。

我可以大膽說,林憶蓮絕對是 90 年代華語歌壇最精采的天后,這句話並不在於稱讚她的歌喉,那已有太多人述說;值得讚賞的是她在華納時代製作的《城市觸覺》系列專輯。從這四張專輯看來,不論是製作與成果,都展現了除了「好聽」之外的精彩。

身在台灣的我,最先接觸的是《都市心》。從卡帶買到 CD,代表這張沒沒無聞的專輯在我心目中所佔的重大地位。當時的台灣談起林憶蓮,還停留在前一年大熱門的台灣處女作《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台灣聽眾在接受林憶蓮都會女子形象的同時,卻沒想到這位才在台灣發行第二張專輯的歌手,其實已經在香港發行超過九張專輯,形象也已經嘗試過兩次改變。累積了演出經驗與唱腔訓練的林憶蓮,與她背後的堅強製作群,共同製作的《都市心》,已經是她在華納時期的倒數第二張專輯。往後她在台灣的作品轉為滾石發行,林憶蓮也正式進入了另一個輝煌的「李宗盛時代」。

《都市心》事實上並不是一張原創專輯,它是由林憶蓮稍早在香港發行的粵語專輯《都市觸覺 Ⅲ》翻唱為國語版而來。最妙的是在這張十首歌的專輯裡,高達六首曲子全是翻唱外國歌曲,像是《灰色的逃脫》改編自東尼泰瑞的《On the Strength》、《匆匆》改編自 The Cover Girls 的《No One In This World》等等。

但不要誤會這僅是一張口水專輯,不是拿中文歌詞套英文歌那麼簡單。這些翻唱的成績甚至超越了原曲,除了多虧林憶蓮本人的精采唱腔,更重要的是 80 年代起為林憶蓮抬轎的一幫國際製作團隊。來自菲律賓的杜自持、新加坡的 Dick Lee、台灣的陳樂融與陳耀川(他作曲的《走在大街的女子》在這張專輯裡化作英文版的 Bonus Track:《Love And Life And You And Me》)、香港的陳澤忠(他幫梅艷芳編曲的《今天我非常寂寞》與鄭秀文的《小心女人》均非常令我驚艷)、倫永亮,以及主導製作人大位的許願。

這些現在都已經成為樂壇一方之霸的宗師們,當年讓這些翻唱歌變成了他們的實驗場,當年在當兵前隨意寫下曲子交貨的陳耀川,在軍中才知道他的曲子已被日後的老搭檔杜自持編曲成為《走在大街的女子》;而亞洲著名音樂製作人 Dick Lee,更是在 1990 年才與林憶蓮第一次合作《風笑痴》與《前塵》,從此緊密合作了三年以上,也開啟了他成為香港著名作曲者的道路;而許願的身分更為特別,雖然他與林憶蓮僅交往短短四年時間,但這段時間兩人於公於私緊密的相處(他們共同創立了製作公司「星工廠」),也讓林憶蓮快速地蛻變成日後的一代天后。

有了堅強團隊,這些外文歌彷彿改頭換面,真是改到連他媽媽也未必識得——好像原曲才是拙劣的山寨版;最嚴重的莫過於日本動感歌手荻野目洋子的《SOMETHING ABOUT YOU》,這首歌被改編為《都市心》裡的《放縱全部的愛》。

其實《SOMETHING ABOUT YOU》來頭不小,出自荻野目洋子的《VERGE OF LOVE》專輯,而這整張專輯是由獲得葛萊美獎的 Narada Michael Walden 製作,Walden 早在迪斯可時代就以《I Shoulda Loved Ya》等金曲稱霸舞廳,他的製作配上東洋動感舞后,理應是天作之合。但荻野目尖細的嗓音,在《SOMETHING ABOUT YOU》裡更加顯得單薄,副歌部分甚至有一種強扯硬拉的感覺——當然這種感覺來自與林憶蓮版本的對比,《放縱全部的愛》比起原曲的 Key 更低一些,但也讓她的中音得到了更多轉音的發揮空間,而且讓後面副歌的兩次升調,聽起來更加有對比感。《放縱全部的愛》就像扭力強大的四驅車暢情往山頂狂飆,越往終點,引擎聲越發強力,而且尚有餘裕。

《都市心》這張專輯並未因為時光流逝而變得老舊,相反地,有些歌曲依舊越聽越有感覺,這歸功於這幫不凡團隊超越當代的精彩創作。離開華納之後的林憶蓮,我依舊喜歡,與李宗盛再創一代男女對唱情歌經典的林憶蓮,我當然也喜歡。但華納時期的林憶蓮,更有異國色彩,更多迷惘、狂野與混亂的追愛情緒,比起《至少還有你》時的清明無痕,我更加喜愛那個眼神迷濛、一頭亂髮的林憶蓮。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