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渴求愛,於是成為逃亡十五年的「七面魔女」(三)

前文:她渴求愛,於是成為逃亡十五年的「七面魔女」(二)

松本清張的推理傑作《零的焦點》,故事背景就發生在石川縣金澤市。這是一位新婚燕爾的妻子找尋出差失蹤丈夫的推理故事。劇中最堅強、最悲哀、最狠毒的角色,乃至於偵探與凶手,通通都是女性。

女性是多麼複雜而奇妙的生物呢?而在松山市犯下酒店小姐命案的兇手——福田和子,她城府深沉,卻又坦然面對慾望,這位體現女性神秘特性與強韌生命力的通緝犯,正巧就躲藏在金澤市。

在這個北陸地區最繁華的娛樂區,她化名為小野寺忍,在酒店街的一間小酒吧做起她最熟悉的工作:酒店小姐。

很難想像福田在逃家之後的每一步行動都如此縝密精細,若不是她在命案前就已經計畫好了這一切,不然就是她確實擁有在面對警方追捕下,仍然能保持冷靜的高度自制力。她在離家後立刻坐上快車,到達了距離四國松山市六百多公里外的金澤市。下車後就立刻前往酒店街,當天就以「小野寺忍」的花名面試工作,憑著她過往豐富的經驗,隔天就在店裡正式上班了。

儘管人在遙遠他鄉,暫時經濟面也穩定了,但對福田來說這還不夠安全。8 月 30 日當天她又從金澤市坐車遠赴東京,隨即進行了整容手術,兩眼割了雙眼皮,也做了小針美容把鼻樑墊高,看起來已經與原本的福田和子有所不同。或者說,不知道是臉型的改變,或是福田深信自己逃出羅網的機會更大了,她整個人外表更為開朗,沒有人會發現她是一個殺人犯,她要展開全新的生活了。

回到了金澤的酒店,老闆娘被小野寺的整形變臉嚇到了。但小野寺開始淚眼婆娑地訴說自己的悲慘人生:

繼承京都老舖餐廳的千金小姐被迫與父母決定的對象成親,沒想到婚後竟然遭受了家暴,面對家庭與丈夫的鋪天蓋地壓力,她只好逃跑,而整型是為了斷絕親人的追捕,這是無可奈何的選擇。

老闆娘也是風塵中人,了解親人往往傷人最重,竟然就這樣被說服了,讓她繼續待在店裡。

容貌不算秀麗的福田和子,靠著對男人的豐富經驗與交際手腕,竟然瞬間成為了店裡的紅牌,周旋在不同的恩客之間。不只如此,即便是福田已經落跑的現在,她仍然忘不了前述提到的情郎 A,雖然見不了面,但仍然可以「熱線你和我」一下來個空中傳情。

這裡更顯出了福田工於心計的一面。她為了怕警方透過追蹤電話訊號查出她的位置,每次在打電話給以前的朋友時,都特地從金澤坐上長途列車到京都去打電話,而且每通電話都不超過數分鐘,甚至還絲毫不掩飾地在電話中講白了不能聊太久,因為她知道警方可能正在監聽。這種大膽的行為,不但讓警方恨得牙癢癢,而且同時也一再地被福田和子誤導:警方從電話反查判斷福田和子就在大阪近畿地區,於是全力蒐查這塊關西最繁華的地區。卻不知道,福田從逃亡後,一直待在遙遠的北陸金澤。

又回到了熟悉的酒國名花生涯,福田在整型後越發為所欲為,在陸續與幾位恩客同居後,她終於找到了她的金龜婿。

原本正與小野寺忍同居的恩客 B,有天回家後,竟然發現家裡遭小偷了,所有家具錢財都跟著愛人小野寺一併消失——這樣的伎倆我們已經熟悉不過,福田找到了新靠山,就順便將「前男友」的家裡搬個精光,送到自己家中彰顯她的高貴尊榮不凡。而這位新靠山來頭不小,家裡正經營石川縣知名的和果子百年傳統老店,身為接班小老闆的 C,不但家裡有錢、店面天天門庭若市,還有妻小一家和樂。

沒想到,他看到楚楚可憐的「小野寺華世」之後——沒錯,這次福田又化身成美人無美命的京都老餐廳千金(而且順便改了名字),不但立即包養小野寺,還為她租了一棟房子安居——裡面已經擺滿了來自火山孝子 B 君家的整套傢俱。美人在手其樂無窮,和果子小開甚至還動了休掉髮妻的決心。

而當福田正沉浸在當上知名和果子店老闆娘的美夢時,她可憐的丈夫已經被憤怒的松山市警方逼問到焦頭爛額,他幾乎毫無防備地就說出了妻子的驚人行為,而他也隨即因為棄屍共犯的身分而鋃鐺入獄。松山市警方對福田和子發布了全國通緝令。當年日本殺人罪的追訴期為 15 年,但幾乎沒人想到,要追捕這位並非犯罪集團首腦的家庭主婦,15 年還稍嫌太短。更諷刺的是,當日本各地都貼出了通緝告示,福田和子⋯⋯不,應該說是小野寺忍,或小野寺華世,都與告示上頭的福田和子照片一點都不相像。

小野寺華世不愧是「來自老舖的千金」,招客推銷與管理店面的手腕是如此熟練,每天都勤奮地站在櫃台招呼客人或是打掃門面,這樣的努力讓店裡的營業額提升了不少,甚至因此擴建了店面,老家也得以有了改建經費。而對家族企業有功又滿面笑容的她,比起小老闆娘來更容易得到全家族的疼愛⋯⋯就這樣,C 君堂而皇之地與老婆離婚了,也堂而皇之地讓小野寺華世住進了家裡,而小野寺也理所當然地當起了實質上的小老闆娘——儘管她並沒有真正與 C 君結婚,但被長輩們打從心底接受的小野寺,已經成為了這個大家族的一員。

人說麻雀變鳳凰很稀奇,但離那樁命案才過了三年(昭和 60 年),通緝犯竟然變成了名店小開的愛人,這才叫不可思議。可是,福田和子的驚人事蹟還沒說完。

理論上來說,一個通緝犯能夠找到愛妳的男人(甚至願意因此離婚)、愛妳的大家族、經濟上也從此不愁匱乏,根本是好萊塢電影也寫不出的完美結局。但對福田來說,她仍然在心底感受到寂寞。最大的原因是 C 君與前妻的小孩。小孩們對於搶走媽媽地位的後母無法諒解,亦或者是純真的孩子們已經看出完美後母臉孔下的真面目。他們對小野寺總是抱持著冷漠與排斥的態度,這不禁讓福田和子想起了離開家裡的那個晚上,未曾向他道別的親生長子。

長子對媽媽總有著特別的情感,而福田與長子的感情也特別的好,也許就是因為母子情深,讓福田做出了不可思議的舉動。

「我是媽媽啊⋯⋯」福田和子竟然在自己的住處打了電話給長子,希望他能前來和媽媽見面。雖然親生兒子見到母親竟然已經整型成了另一個人,但對母親失蹤已久的兒子來說,只要確認媽媽還活著就令人感激落淚。而在母子感人的相會後,福田和子做了一個決定。

「兒子,你願意跟我回石川縣嗎?」

沒錯,兒子還是自己的好,既然別人的兒子不甩我,那不如把自己的兒子接來一起過好日子。

福田對其他人宣稱,這位少年是自己的姪子,希望能在和果子店學習製作甜點。就這樣,福田和子竟然帶著親生兒子一起過著「百年老店老闆娘」的生活,比起從前跟著拮据老公的貧窮生涯,現在根本是天堂。

未完待續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