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叫做「飛金剛」的蝙蝠俠,以及其他「MIT」的超級英雄

距1992年台灣開始實施新《著作權法》到現在,已經過了好幾個世代,我們現在習慣稱盜版、仿冒品為「山寨貨」,大多數人似乎都已經遺忘台灣也曾有過「海盜王國」這個說來也不甚光彩的稱號了。

在1960-1990年代的台灣,正版概念並不普及,不但未經授權的自行翻譯、盜印漫畫眾多,亦有照著原作整體重繪的仿作,甚至還有許多自行使用受歡迎作品人物和要素的「二創」作品存在,這些搬到現在應該會被稱為「同人誌」的仿作漫畫,模仿對象五花八門,不但有仿日本熱門漫畫的,當時受歡迎的電影、電視劇、動畫,還有如葉宏甲的「諸葛四郎」、劉興欽的「機器人系列」等人氣台灣本土漫畫也沒被放過,當然美國的超級英雄、日本的特攝英雄也未能倖免。

在此要先聲明,本篇並非為了譴責這些仿作而寫,一方面是因為當時的創作環境和風氣與現今不同,另一方面是因為,這些仿作中有一些仍可看出漫畫家的用心和誠意;最重要的是,這些仿作的確曾為那一代讀者創造了美好的回憶。現在當我們以觀看史料的態度看待這些仿作時,與其細究其法律上的正當性,不如享受類似時光旅行的樂趣。

對六、七年級的台灣讀者來說,最有名的台灣仿日本漫畫,應該是以劉明昆的「大雄精靈世界」為首的青文系小叮噹仿漫(怎樣,我就是不想叫他多拉A夢啊)。不過本篇的主角們屬於年代更早一點的,也就是1960、70年代在台灣坊間租書店流行一時的「美式超級英雄仿漫」。


1967年「閃電飛天俠」

1967年出版的「閃電飛天俠」。封面很明顯就是超人VS蝙蝠俠。但內容不但有貌似孫悟空的機器人「小閃電」,且蝙蝠俠變成了反派「蝙蝠王」,被超人「飛天俠」打倒逮捕,超人胸口的「S」還變成了「力」。值得注意的是漫畫的翻閱順序採日漫的往右翻,而非美漫的往左翻。


1978年「正義聯盟軍」

1978年出版的「正義聯盟軍」。封面和內容皆為《Justice League of America v1 #127》(1976)的簡化重繪。

原作最後一格畫面。
原作封面。

當時這類冒險漫畫如果篇幅長一點的話,常見的出版形式是一個事件單元推出一套,一套以三到六本構成。在美式超級英雄仿漫中,其實有很多並不是直接模仿美漫,而是模仿或重繪桑田次郎於1966-1967年畫的日漫版《蝙蝠俠》,以及池上遼一於1970-71年間繪製的日漫版《蜘蛛人》(兩者皆有美方的官方授權)。


1970年「蜘蛛怪俠」

原美漫封面。

池上版跨頁。

1970年的「蜘蛛怪俠」,封面為重繪《Amazing Spider-Man v1 #62》(1968),內容為重繪池上版第4話「にせスパイダーマン」。


1971年「蜘蛛人大戰野人」

1971年的「蜘蛛人大戰野人」,內容為重繪池上版第3話「強すぎた英雄(ヒーロー)」。


1972年「蜘蛛俠大破黑魔黨」

1972年的「蜘蛛俠大破黑魔黨」,雖使用與池上版相同的人物設定,例如主角叫「強生」(當時對池上版的蜘蛛人「小森裕」的本土化翻譯),但漫畫內容卻找不到與池上版類似劇情的章節,可能為自創。


逸夫「飛金剛」系列

當時在台發展規模最大的超級英雄仿漫,應該要屬漫畫家逸夫的「飛金剛」,也就是「蝙蝠俠仿漫」系列了。

話要說到1966年時,一部至今仍有許多觀眾記得的Adam West版《蝙蝠俠》影集開始放映——沒錯,就是那部打人時還會跑出「POOOW!!!」等狀聲詞的蝙蝠俠真人電視劇。

這部影集的電影版在1967年也在台上映,當時標題翻作「飛天俠」(1975年重新上映時則改為「超人大戰魔鬼黨」⋯⋯引進的片商對蝙蝠一定有異常的厭惡吧),據說台灣觀眾的反應相當冷淡;影集部分則在1970年由中視引進,標題也乖乖地使用「蝙蝠俠」,觀眾反應就好多了。之後蝙蝠俠影集亦有數次重播,算是台灣好幾代人的共通回憶。

不過在這部影集出現在台灣電視螢幕上之前,由逸夫帶頭的「飛金剛」漫畫就已經橫掃了租書店。逸夫的模仿對象則是本文前面提過的,桑田次郎的日版《蝙蝠俠》漫畫。

桑田版封面。

當時Adam West的《蝙蝠俠》影集也有在日本放映,桑田的《蝙蝠俠》漫畫則是其連動企劃之一。雖然桑田版出現了許多《蝙蝠俠》美漫裡才有的冷門反派,如死神男(Death-Man)、無臉博士(Dr. No-Face),而非影集裡的常見的小丑貓女等反派,但整體風格還是比較接近影集版,因而連帶的逸夫的「飛金剛」漫畫也是如此。

逸夫的飛金剛和桑田版蝙蝠俠最大的差別,就是會畫出眼珠,此外就是會使用像圖中這樣疑似血滴子的武器。

此為珍貴的逸夫原稿,感謝老調衙前輩提供。

在逸夫的飛金剛漫畫中,飛金剛(蝙蝠俠)和羅賓,是與市政府/警局合作的英雄,在白天也可以大剌剌出現,不過主要還是在晚上巡邏。他們守護的城市是「波丹市」,而飛金剛和羅賓的一般市民身分則分別是「韋恩」和「葛林」,最常出現的配角是警察局長「吳敦」。此外,桑田版中,是有阿福出現的,但筆者目前能找到的飛金剛漫畫中並沒有類似管家的角色。(岔題,吳敦局長的警察局非常厲害,不但看來跟情報調查局是同一個組織,內部還設有「國外間諜情報檔案室」,可說是反映了當時台灣民間對警察和警察局的大致印象吧。)

劇情方面,則是當年這類英雄冒險漫畫常見的:一個新的神秘反派或間諜組織出現,他們擁有某種特技或黑科技,於是飛金剛和羅賓就和這新敵人來回交手個三到四回,最後終於讓對方伏法或「踏上黃泉路」(是的,有些敵人就真的被打死了)。大部分的頁數都花在打鬥,以及各種新奇武器、機關的對峙和破解上,這些動作場面以那個年代來說,的確是畫得不錯的,力量感和動作感都很夠,然而解謎和鬥智部分可惜就比較薄弱了。

逸夫版吳登局長。
桑田版高登局長。

吳登局長跟桑田版的高登局長一樣是髮線很高的大叔,各版本的高登警長中,這個造型相當少見。

逸夫版蝙蝠直升機。
桑田版蝙蝠直升機。

這台底盤造型特殊的蝙蝠直升機明顯來自桑田版,不過在飛金剛漫畫裡,這台直升機還時常伸出巨大夾子攻擊地面上的人。

桑田版的水下救援場面。

在桑田版的「恐怖のしばり首男」一章中,有一段羅賓被反派抓住後,被綁在車裡連車帶人一起扔下水,蝙蝠俠下水救他時給了他一支口含式呼吸器。

逸夫版的水下綁架場面。

飛金剛系列的「鐵力士」中,有一段羅賓被綁架了,反派把他綁在水裡威脅飛金剛……這畫面看起來好像有點惡趣味?

雖然逸夫的飛金剛漫畫有很多地方,特別是人物的造型、畫法以及一些機械設計,明顯是模仿自桑田版,但筆者在一一比對之後,發現在劇情和每個事件登場的新人物方面,仍以原創居多,雖然有些地方,可以看得出靈感來自桑田版只有一兩頁帶到的背景,或是某些劇情有將桑田版的章節「拆解後重組」的嫌疑,但已經不是像上面蜘蛛人的例子那樣,逐格抄描了。


1967年「飛金剛大戰怪木馬」

1967年的「飛金剛大戰怪木馬」,為逸夫最早的飛金剛漫畫。

在桑田版「ロボット強盗の巻」中,有一段劇情是蝙蝠俠和羅賓為躲避強盜們造出的機器人,而爬上了造景用的巨大特洛伊木馬,可以看出逸夫的靈感來源應是來自於桑田版的這一段。但在桑田版中木馬並不是敵人的武器,蝙蝠俠最後也沒有拿出「蝙蝠機器人」來迎敵。


1968年「鐵力士」

右為1968年初版的「鐵力士」,左為1979年的再版。右邊封面上只穿四角褲的光頭,和左邊封面上的黑頭套男都是本作的反派「鐵力士」。

「鐵力士/包爾博士」是比較明顯有模仿桑田版的一個角色,造型和一些動作都明顯來自「ボール人間の巻」中的「バウンサー/Bouncer」,Bouncer也並非桑田原創的角色,而是原版的蝙蝠俠美漫中就存在的一個很不知名的反派。

桑田版的 Bouncer。
美漫版的Bouncer。

此外,再版封面上鐵力士的造型可能還參考了桑田版「恐怖のしばり首男」中的反派「しばり首男/Hooded Hangman」(同樣是美漫中原本就有的反派)。劇情中,反派的女性親屬尋求正義一方協助的要素,也可能同樣有參考「恐怖のしばり首男」以及桑田版的另一個章節「人間をやめた男の巻」。

桑田版的Hooded Hangman。
美漫版的Hooded Hangman。

不過,雖然取材來源很明顯,故事整體還是偏原創居多。不同於原版的Bouncer只是穿了擁有高彈性的特殊服裝,鐵力士則是位「戰鬥型科學家」,自己發明了各式各樣的黑科技道具。為了賺大錢給女兒過好日子,鐵力士接下了間諜組織「陰謀團」的委託,潛入警局企圖偷竊政府派在古巴的特工名冊,因此與飛金剛和羅賓正面衝突上了⋯⋯至於為什麼間諜組織會取「陰謀團」這種名字、為什麼警局裡會有潛入古巴的特工名冊、有這麼多黑科技幹嘛還要靠「搶警察局」賺錢⋯⋯等等的吐槽,就請大家先按捺在心中了。


目前筆者所找到的逸夫飛金剛漫畫,共有「飛金剛大戰怪木馬」、「鐵力士」、「大怪盜」、「黑梅花」、「奇石殘生」和「全面通緝」六作,由於有一半筆者只看過上集或下集,在此不便全部一一介紹,而且按照目前所得線索,逸夫作品應並不只這六部而已,或許等未來筆者尋找得更齊全一點後,再來做更仔細的介紹吧。


仿作的仿作

不過,當年畫「飛金剛」的,可並不是只有逸夫而已。

就像逸夫自己在「全面通緝」一作中畫的這段「打破第四面牆」橋段借人物之口所說的,當時飛金剛的漫畫實在太暢銷了,所以就跟逸夫模仿桑田一樣,很快也有一堆台灣漫畫家開始模仿逸夫,從而催生了無數的土製「飛金剛」或「蝙蝠俠」漫畫,而且⋯⋯內容一部比一部「ㄎㄧㄤ」!


1977年「蝙蝠俠智破黃鼠怪」

1977年的「蝙蝠俠智破黃鼠怪」⋯⋯蝙蝠俠他、他居然會飛了!

甚至還有一些堪稱「夢幻共演」的作品。


1979年「沖天鐵面王」

1979年的「沖天鐵面王」。其中的「蝙蝠人」明顯模仿逸夫的畫風,但在本作是壞人⋯⋯。


1969年「機器人破蝙蝠盜」

1969年的「機器人破蝙蝠盜」,同時是蝙蝠俠和劉興欽老師的機器人系列的仿漫⋯⋯是的,「蝙蝠盜」們在本作又變成壞人了。

順提,劉興欽老師曾在自傳中提過:當年「機器人系列」的仿漫,多到讓他非常頭痛,而且還有仿漫畫家自己畫了一個造型稍微有些不一樣、「比較強」的新機器人之後,在劇情中「打敗」劉老師的元祖機器人⋯⋯。


尾聲

無論是時代的眼淚也好,或是投機客弄出的商品也罷,身為一個海盜王國時期末年才開始看漫畫的阿宅,我在翻閱這些紙張泛黃的老漫畫時,雖然並不會想要回到那個時代,但可以感受到一股能夠被稱之為「浪漫」的氛圍。在此為這些或許難登大雅之堂,但又確實是台灣漫畫史一部分的作品,留下一點它們曾存在過的紀錄。

⋯⋯喔,這種收尾太不像我了,最後還是再來補一張吧。

這張「催命客」的封面,臨摹自《Doctor Strange v1 #169》(1968)的封面,至於內容嘛⋯⋯沒有魔法、沒有超級英雄、當然也沒有班奈狄克康柏拜區,是一個黑色電影風格的偵探懸疑故事⋯⋯。

「封面詐欺」果然是跨越時空、古今中外皆相通的人類共同文化呢(嘆)。


以上老漫畫資料一部分來自中崙圖書館,一部份為老調衙的收藏,感謝老調衙前輩提供珍貴的歷史資料。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