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逝去的青春與純情:水谷直樹與《人類貓科》

國中時期,在台灣的漫畫版權年代即將來臨的前一刻,當時還把「漫畫家」做為人生目標的我,在某一期動畫情報誌《神奇地帶》上讀到一則漫畫書評,而評論的對象則是一套校園愛情喜劇作品《人類貓科》(人類ネコ科)。

誠實地說,在此之前我並不認識《人類貓科》的作者水谷直樹(みず谷なおき,這是他的本名,與現役聲優水谷直樹當然無關),當然也談不上看過他的作品;書評的詳細內容,經過將近二十五年,我當然已經想不起來了,然而必定也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龍少年》與《星少女》初次創刊的那個暑假即將結束時,我寫好了劃撥單,人生第一次(也是至今為止最後一次)透過郵政劃撥,向東立出版社直接郵購了這套三本單行本完結的漫畫——因為在書店實在買不到。

筆者從國中時代保存至今的東立(無版權)版《人類貓科》。全套共三冊。

 

雖然正式來說,那時台灣已經進入版權漫畫時代了,但東立還是很盡責地把我郵購的漫畫以包裹寄到(畢竟清庫存有必要)。因而,我手上的《人類貓科》依然是無版權本,也就是當年常見的,把漫畫角色的日文名字抽換成中文姓氏這種格式的版本。

⋯⋯賴北斗是個普通的高一學生,雙親因為工作常駐澳洲,所以他寄宿在某間除了他之外全是女大學生的合租宿舍。由於整天被這些喜歡捉弄他,完全不把他當男人看的大姐姐們包圍,他對異性抱持著根深蒂固的幻滅,與由此導致的漠然。

但是在陰錯陽差之下,他卻與天真善良、可愛漂亮,然而不知世事的校花江若舞成了一對情侶——也因而立刻成為全校男生的公敵,從此賴北斗的高中生活永無寧日⋯⋯

「我們根本沒有把你當男人看啊。」

 

對現在的讀者來說,連載於 1985~1986 年間的《人類貓科》,一言以蔽之,就是「純情」。

連想到接吻都會臉紅的純情女主角若舞。

 

雖然是以青春的高中生活和校園愛情喜劇為主題的漫畫,但《人類貓科》的主角們,實在是純情到無以復加的境界,那是一個接了吻被別人看到,就可以畫出集中效果線和哇哇大叫的背景人群;不小心傳出了「跑回本壘」的傳言,冤枉的男主角就會被全校男生抓來「公審」的年代。

當然,原本《人類貓科》就是一部以少年漫畫連載為前提繪製的作品,但是這樣的純情青春喜劇,在現在這個無論是作者、出版社,乃至於漫畫讀者的口味都一年比一年重的時代讀起來,反而有種陌生而久違的新鮮感。

在筆者見過把遊樂器入畫的漫畫家當中,水谷直樹所畫的紅白機,再現度無出其右者(想想冨樫義博在《幽遊白書》裡畫的超任連卡帶都沒插好);註解中還明言正在玩的遊戲是《成龍踢館》,也能從狀聲字中看出端倪。

 

水谷直樹本身也是阿宅素養相當高的漫畫家,在畫面中不時可以看見他對《機動戰士鋼彈》或者當年剛開始連載不久的《五星物語》的喜愛;生活在 1985 年的主角賴北斗玩著紅白機上的《超級瑪利歐》的場面,還有學園祭中因為「錄影帶愛好會」疑似關起門來偷放《Cream Lemon1而在門口埋伏,準備破門而入的生活指導(訓導)主任⋯⋯這些無數的小細節,如今看來都充滿了時代感。

今天我們閱讀《人類貓科》,除了欣賞非常王道的校園戀愛喜劇之外,更有趣的是透過水谷直樹精緻的作畫與畫面安排,彷彿透過時光機畫面,看著那個時代的年輕主角們,在沒有網路、手機、電腦⋯⋯的世界中如何生活、搞笑、吵架和談戀愛。這又是另一種充滿後設快感的樂趣!

是阿宅也是(德)軍宅的水谷直樹,常常讓角色突然換上軍服拿起 BB 槍來製造笑點。注意,這格畫面中連 BB 彈都一顆顆刻畫了出來。

 

水谷直樹本身並不是很多產的漫畫家。擔任過望月三起也助手的他,由於對原稿品質的要求相當高,所以所有稿件幾乎都是自己一個人獨力繪製完成的。他的作畫密度相當高,畫面中的資訊量以校園愛情喜劇漫畫來說,也是極為豐富;在他的幾部短篇得到《週刊少年 SUNDAY 增刊號》讀者熱烈支持之後,《週刊少年 SUNDAY》曾經希望他進行週刊連載,然而水谷直樹卻以「在週刊連載的狀況下,無法保證作畫品質的穩定」拒絕了連載邀請,這也使他留下空前絕後的「新人漫畫家拒絕在《週刊少年 SUNDAY》上連載」的紀錄。基於類似的原因與本身對動畫業界的了解,他也不同意自己的代表作《人類貓科》被改編為當時常見,但品質極為不穩定的 OVA 動畫。

進入 1990 年代之後,水谷直樹轉移陣地至《月刊少年 Captain》上,雖然作品依然維持高品質,但卻由於身體狀況欠佳,因而產量十分稀少;而他更從 1993 年左右陷入低潮,幾乎停止漫畫活動,一直到 1998 年才逐漸復出;但是造化弄人,1999 年 2 月 8 日,就在即將開始執筆《Hello! あんくる》最終回的時候,水谷直樹卻突然在睡夢中猝逝,在 38 歲時撒手人寰。

曾經那麼喜愛《人類貓科》的我,當時卻對這件憾事一無所知。就和大多數在青春期閱讀《人類貓科》的讀者一樣,在經歷了高中、大學的人生階段之後,我幾乎早已忘記這部漫畫與它的作者;在作者過世的那一年(1999),東立出版社又再次出版了《人類貓科》的正式授權中文版,而我也曾經購買過這個版本;然而對於「恢復正常」的人名,卻總是覺得格格不入——儘管它的翻譯、裝訂、印刷,理所當然更好一些。幾年後的某一天,當習慣於上網,也多懂了一些日文的我,一時興起搜尋了「みず谷なおき(水谷直樹)」,卻發現這個我在青春期非常喜愛的漫畫家,早已在幾年前突然過世時,真有一種晴天霹靂的感覺。

現在,在年齡已經超過劇中角色一倍有餘,而人生也已經發生過數度巨大轉折的我眼中,《人類貓科》就像是凍結著的某個時空片段——曾經憧憬的那種純情與那樣的戀愛,大概是永遠不可能再現的。然而就因為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才顯得有魅力。

水谷直樹留下的作品不多。就個人所知,曾被譯為中文引進台灣的就只有《人類貓科》除了《人類貓科》之外,《街頭雙嬌》、《水古直樹短篇傑作集》與《他的姐姐是我媽》也曾被引進台灣。假如有機會在租書店或舊書店看到水谷老師的作品,請拿下來翻一翻,緬懷一下那個逝去的漫畫家,與他一手打造的純情青春吧。


  1. 《くりいむレモン》,1984 年起出現的成人動畫系列,一般被認為是日本商業成人動畫的元祖。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