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瓶醋影評】《銀河飛龍》第二季第 13 集「時空平方」

很多聲稱自己愛看科幻的觀眾,可能沒有真正了解到何謂「科幻」;事實上,擁有高科技裝置佈景的電影,並不一定真的符合「科幻」的定義。

在影片類型當中,「科幻」的定義應該是探討:當某些科技、科學理論一旦成真之時,對人性層面的衝突與影響。那些包浩斯風格的場景設計與太空船、雷射槍、機械人等等,都不過只是較為淺層的包裝。

而「星艦」系列,特別是影集中,有許多劇集就是不折不扣的科幻作品,而且更出現了許多高度解構科幻理論,並且轉化為劇情故事的作品。

在《銀河飛龍》第二季第13集「時空平方」(Time Squared)中,企業號在航行時,攔截了一艘漂流在太空中的穿梭艇。詭異的是,這艘穿梭艇正是原本企業號上的小艇,而裡頭乘坐了一位昏迷的企業號成員——這個人竟然就是企業號的艦長畢凱。


在調查小艇資料的時候,許多資訊慢慢地被解開來:這艘小艇來自於六小時之後的時間軸,而小艇的能量來源、數位模式、聲音、甚至昏迷的畢凱中的各種訊息都是反過來的狀態;而解讀出來的訊息,顯示企業號將在六個小時後被毀滅,而畢凱艦長將是唯一的生還者。

企業號的成員們在對談當中,不斷用科學理論與邏輯思考來推理、解讀疑點,推論出「企業號進入了一個時空無限迴圈的莫比烏斯環」當中,同時還碰觸到某些時空悖論,例如「同一個時間軸不應該看得到兩個自己」的討論。

最後,故事的焦點回到了畢凱艦長身上。他面對另一個時間軸的自己,充滿了焦慮、疑惑、憤怒,以及自我懷疑等情緒。

由於自認是個有責任感的人,他不能接受自己竟然會選擇隻身逃離企業號,因此,畢凱對昏迷的另一個自己甚至投以憤怒與鄙夷。由於《銀河飛龍》在早期的製作方向,是以「未來的人士都具備高度理性」為出發點,在這種方針底下,演員是不會有過於激烈的肢體語言的——因為他們必須看起來「很理性」。

因此,飾演畢凱的派屈克史都華,僅能以細微的表情變化來呈現這些情緒。同時,他也一人分飾兩個自己,在表演「過去的畢凱」的時候,劇組的處理也多半只把畫面設定在特寫,讓派屈克史都華用演技去表現這個「來自過去的人」;同樣的,他也是用細微的面部表演來呈現懦弱、膽怯的情緒的。在此真的很推薦想要觀察「表演」的觀眾們,可以仔細觀察他的表情變化。

最後的故事結尾有點令人難過。畢凱為了打破無限的迴圈,到最後利用了自己的直覺,解決了時空悖論,但是他在內心深處也背負了極大的罪惡感。

雖然只是影集,但是這樣的故事劇情,比大部分打著「科幻」名義的票房電影還精彩上百倍啊。我看得好過癮,同時我在心中也大聲的吶喊著:這才是真的「科幻」啊!

Netflix 是個好東西

Netflix 上的《銀河飛龍第2季13集「時空平方」(Star Trek: The Next Generation S02E13 Time Squared)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