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未來成為復古:《1999 House of Tomorrow》

最近與遠距工作有關的某些話題和新聞,讓我又想起了這段令人驚豔的影片《1999 House of Tomorrow》。

這是在 1967 年時,由當年也在台灣設有廠房,製造大量廉價電器,甚至還發生過嚴重工傷事件的美國 Philco-Ford 公司(Wikipedia)為了慶祝其成立 75 周年所發行的。影片中具體描繪了當時人們對於 1999 年「高科技生活」的想像。

劇情由一段母子的海邊對談開始,極為日常地帶出兩人在海邊遊玩的畫面。

小孩 Jamie 問了媽媽 Karen 小孩子都會問的問題:「為什麼海鳥會飛呢?」,而媽媽的回答也很正常:「喔,親愛的,他們乘著氣流飛翔。」,接著兩人的對話就開始走向令觀眾感到些許不安(?)的世界了:「喔,是不是就像飛天車一樣呢?」。

看著母子兩人一路聊到他們剛剛堆好的「沙堡」,也就是他們所住的,由許多模組化材料所組成的住家,因應劇情需要,兩人也在問答中帶出房子各處高科技生活設備的作用。

小孩接著問了:「為甚麼電腦會知道我們做了甚麼呢?」

媽媽也很客套地回答:「你問倒我了,這對我這個老人家來說太難理解了。」

「我不覺得妳很老啊?」

「可是我明年就要 44 歲了。」

片子才開始兩分鐘,筆者已經對影片中鉅細靡遺的設定感到驚訝;片頭的最後,小朋友隨口問了媽媽:「今年是哪一年?我忘了。」,媽媽則在沙灘上寫出「1999 A.D.」(為什麼要特地在沙灘上寫字?是要強調時光飛逝難以捉摸嗎?),真正的影片劇情於是隨著充滿懸疑風味的旋律正式開展。

我們在正片當中,能看到當時人們對於遠距工作、教學、即時通訊、線上購物甚至電子支付等等的想像,而當年的報紙也花了一版版面介紹這部影片。

雖然影片描寫的是個理想化的高科技未來,但編劇在當中也穿插了一些較為人性化的插曲。像是小朋友在隨堂測驗被當了,不顧電腦提示加強學習的課程,轉身打開電視看隨選影片;或是電腦對主人做了健康掃描後建議他運動,主人卻不斷地把警告關掉等等橋段,令人莞爾。

中間有一段劇情是媽媽打算親手做菜,小孩又好奇地問了:「媽媽,妳在做甚麼啊?」

「我想削點橘子皮做裝飾啊。」

「喔,您在用老方法做菜啊!是有客人要來嗎?」

這裡小孩所說的「老方法」,總讓觀看者有種未來人們只要轉轉旋鈕、按按按鈕就能輕鬆過生活,但又有點「只能吃微波食品好無奈」的矛盾感。

在「太空時代」眾多描寫近未來的影片中,這一部《1999 House of Tomorrow》算是十分精準地預測了 21 世紀的我們是如何生活的。雖然到現在人類仍無法殖民火星,人工智慧也還沒強大到能管理你的生活,但當時的遙遠未來,現在不但已經觸手可及,有些更已經深入我們的生活到習以為常、視而不見的地步。

只是,Philco 在這部影片中,不可能會提到就在它上映之後不久的 1972 年,中文名稱為「飛歌」的 Philco 淡水廠與日商「三美」、「美之美」電子廠連續爆發許多台灣女工因為接觸有毒溶劑三氯乙烯、四氯乙烯中毒,而患肝病死亡的慘烈工傷事件。

影片中那些乾淨、亮麗,方便的未來科技,和日後在疾病、痛苦與政府卸責中死去的台灣工人的遭遇,依然是永遠沒有交集的一體兩面。

對於今日在 YouTube 上觀看這部影片的我們來說,1999 年的「未來世界」已經是十七年前的歷史了。Philco 公司在世界各地不斷的商業分割、併購之後,也早已面目全非。而我們對於未來的想像,又會是甚麼呢?半個世紀後的人們,又將如何看待我們今日對未來的想像呢?

或許就如同影片結尾所說:「我們總要與時俱進;接下來會發生甚麼,你永遠都不會知道」。

文章分類